斯内普

随笔

男人随手把手上快燃尽的烟 星星点点红色很快暗了下去黑暗中不小心踢到的酒瓶发出的巨大声音没有吸引他的注意丝毫不注意形象的躺在发硬的被子上伸手从脏兮兮的外套口袋掏出廉价香烟的包装盒抖落着期待能从里面掉出一根香烟未果只得失望的把空包装盒揉成球扔在地捡起躺在地上的黑色枪支拿起墨镜遮住发亮的眼睛“干活了干活了。”